安能物流董事长王拥军:快运行业的竞争
来源:慧聪网 点击: 2020-10-12 14:58

零担快运领域的竞争越来越受到行业的关注。2020年上半年物流行业的投资有一半投向了零担快运领域,这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零担快运的积极前景。巨头和资本的加速进入,更加确认了快运行业是在快递行业之后,下一个具潜力快速整合的物流领域。

然而,在这热闹的投资和快速的增长之下,还有掩盖不住的对行业同业竞争的担忧:这种高度激烈的竞争将把我们带往何处,我们是否在面对一个高度不确定的竞争环境?

我们无法消除外界对这种高度不确定性的焦虑,但更重要的是理解这些高度不确定中,什么是相对确定的东西。通过紧紧把握这些确定的“锚”,就能极大地消除我们对于未来竞争的焦虑和担忧。

01

全国网络型企业的份额,从6%到20%的格局之变

第一个可以高度确定的是全国网络型企业在整个零担市场的份额将大幅增长。

中国的零担市场拥有庞大的体量,当前,虽然出现了网络型企业的新模式,但专线还是占据了市场的份额。过去五年,组建或加盟快运网络成为主流的打法,随着更多巨头加入战场,这个行业的结构也在逐渐改变:

 过去五年,全国性网络企业总体的年均复合增长在40%左右,货量占比份额从1%左右提高到了6%左右。

按照目前的增长趋势预测,2025年全国性网络企业总体货量占比大概将达20%(假设年均增长率为30%左右);2030年可能上升到50%(假设年均增长率为20%左右)。

未来五年,全国型网络企业的货量份额从6%到20%是一个重大的变化。这意味着网络型企业将越来越挤压专线的生存空间,也意味着市场格局将正式进入整合时代,网络型企业巨头之间的竞争也将更加激烈。

很多人认为专线的成本更低,拥有很强的竞争壁垒,网络型企业只有在小票具有竞争优势,而小票的市场空间有限,因此网络型企业会很快碰到增长的天花板。事实上,网络的发展正在逐渐改变这种认知,今天的网络巨头还有30-40%的货量需要进行一次以上中转,成本下降的空间巨大。

随着下一步网络巨头的货量继续增加,货源地直发线路越来越多,中转的比例将大幅降低。网络和专线的成本差距将越来越小,而在成本趋同的情况下,网络型企业在服务体验和降低客户交易成本方面具有额外的优势。

因此,从客户的角度看,网络型企业的总成本和专线企业的总成本比较,优势的天平将越来越向全国型网络企业倾斜。

02

全国型网络巨头的分化,效率战发起者和价格战应对者

第二个能够确定的,就是这些网络巨头企业的竞争地位将会发生巨大的分化。

在全国型网络企业货量份额整体上升的格局下,已经有多家快运巨头跨过初期的规模积累阶段,引领着网络快运行业竞争进入下半场——精细化运营的重要性将远远超越网络规模带来的效应。

在上半场的规模化阶段,企业的关注重点在货量增长上,企业效率和运营能力的差异被弱化;而在下半场精细化运营阶段,企业必须在盈利和增长之间取得平衡,这时,各家企业的差距将会被迅速拉大。

从货量的角度讲,一个企业日均4万吨和日均3万吨似乎听起来差距不大,其实利润的差距没有被考虑进去。如果两家企业的单公斤利润是5分钱和1分钱的差距,那它们的价值差距可能达到4到5倍。当激烈竞争的市场只允许总成本有优势的少数企业盈利,那在运营效率上稍差的企业,将会被迫停留在盈亏平衡线上或亏损状态。

从快递巨头之间的竞争态势可以看到这样的趋势。市场第一名的盈利水平是第五名、第六名的10倍以上,二三线快递将被迫在长期亏损下艰难求存,直至逐渐退出市场,而市场第一名企业的市值大概是第二名到五名的市值总和。

而对于这种分化的趋势,更为确定的是,快运行业的激烈竞争避无可避,也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置身事外。由于加盟制企业之间几乎没有并购整合的可能(加盟网点地盘交叠、重合),且各家网络巨头在短期内也不会因亏损而退出市场,因此这种竞争注定是长期和异常激烈的。

网络巨头们只有两条路可走:成为效率战的发起者或做价格战的应对者。前者依赖于有利的效率优势实现持续降价,同时依然能获得稳健的盈利和增长;而后者将被迫跟随降价,并长期在亏损状态下努力求存。其带来的结局很有可能是只有两到三家企业能同时实现盈利和增长,而其他企业将长期陪跑。

追逐行业第一名将是大的机会,虽然难,但是收获大。

03

稳健是快的速度,盈利和增长达到平衡

第三个可以确定的“锚”:赢得未来行业竞争的,一定是盈利和增长达到平衡的稳健型发展模式。

在网络型企业竞争的上半场,快速增长是好的路径,先期的亏损是有战略价值的;但在下半场,没有利润的增长是豪无意义的。

从增长的逻辑来说有两种思路,一种是先促销抓货量,期望货量起来以后再逐步优化运营成本;另一种是建立降成本能力,有着超越竞争对手的成本之后再让利给市场,或者提升服务能力来撬动新的增长。这两种不同思路反应在外就是价格战和效率战的区别。

在这两种不同思路之下的组织,其专注点和能力建设是完全不一样的。而长期坚持第二种思路的企业,能优先建立运营精细化能力,从而实现差异化竞争,并在长期累积中逐步扩大差异化。从这个角度来说,稳健是快的发展速度,不变是应对变化的好方法。

许多人把未来寄托于黑科技,例如无人卡车、全自动设备等之上,期望通过这些突变跃迁来赢得竞争。然而实际的情况是这些硬科技的突变也许能降低整个行业的成本,但是无法帮助企业获得竞争地位的优势。因为一旦这类设备获得认可,所有竞争者都会采用,的降低成本无法转化为相对的成本优势,行业竞争会马上驱动新一轮降价把这些收益让给市场。

只有超越竞争者的效率提升才是有意义的提升,驱动这个差异化效率的核心驱动要素就是组织的运营能力和业务数字化的结合。在科技和智能的故事整天在我们的耳畔嗡嗡作响的时候,我们要有足够的定力相信,团队永远是决定企业成败核心的因素。

竞争是优胜劣汰的公平战场,伟大的企业无一不是在激烈的竞争中成就自己的地位。从整体发展来说,竞争有利于快速整合和能力提升,塑造一个更加有竞争力的快运行业,终推动快运成为新经济的关键基础保障。

所以,快运行业的竞争不可怕,怕的是竞争还不够激烈。


编辑:威廉

安能物流 快运行业

参与讨论